銷售熱線:

新能源純電動汽車、每公裏隻需一毛錢

新能源車補政策切換最後一天:明天開始漲價 補貼最多減少58%

今天(6月25日)是2018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與2019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切換期的最後一天。這意味著自6月26日起,消費者購買新能源汽車享受的補貼最多或減少58%的額度。
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後,消費者買車會漲價嗎?有關記者選取了5月份銷量前5名的純電動汽車,分別致電15家4S店,各家4S店銷售顧問都表示補貼退坡後,店內純電動汽車會漲價。6月26日前購買新能源汽車,上汽榮威4S店要求在此之前上牌才能享受舊的補貼政策,而江淮新能源4S店要求在此之前開票就可享受舊的補貼政策。這與此前上汽乘用車副總經理俞經民對證券日報的表態是一致的:“電動汽車價格肯定是要漲,我們盡可能不漲太多,然後動用一些金融的方案。”但也有廣汽新能源北京鑫敏恒4S店銷售顧問對記者表示,6月26日後購買新車並不漲價,“購買廣汽新能源AiS不會漲價,你要是7月份下訂單,8月份能提到車。”而廣汽新能源北京體驗中心銷售顧問則隻承諾,目前有現車的AiS後續購買維持現有價格。廣汽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肖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6月25日之前,客戶在廣汽新能源店裏交1萬元定金可享受原有的補貼政策,“6月25日之後訂車就隨行就市,整個行業都要漲價,我們不得不漲。”記者注意到,在今年3月26日大打折扣的過渡期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公布後,新能源乘用車已經連續兩個月銷量同比增長趨緩,5月份僅實現1.80%的增長,與過去動輒80%的增幅相去甚遠。乘聯會秘書長崔東樹表示,2019年新政補貼退坡力度大,加之地補退出市場,這為新能源車帶來更為規範的市場環境。“6月份是2018年新能源車補貼標準過渡期的截止日期,疊加國六即將實施,現有新能源車型最後一輪衝刺仍會體現。”車企尚不具備消化補貼退坡能力為什麽明明看到新能源汽車銷量增速在下滑,新能源汽車企業依然要漲價呢?比克電池副總裁廖振波告訴證券日報記者,目前外購電芯成本依然占到整車成本的32%以上,電池價格在短期內很難大幅度下降,而補貼退坡幅度如此之大,新能源汽車企業若要靠自身來補貼退坡的金額維持高增長市場,代價太大。肖勇告訴記者,“我們必然要漲價,不可能填補幾萬元的補貼款,以AiS為例,過渡期與補貼新政的價格差3萬多元。”長安汽車執行副總裁譚本宏對記者表示,長安汽車目前還不具備消化補貼退坡金額的能力,相信所有的企業都不具備。俞經民委婉的表示,上汽乘用車旗下的榮威和名爵新能源汽車盡可能“不漲太多”。為何這些傳統車企負責人並不反對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肖勇表示,長遠來看利大於弊,6月25日補貼退坡之後,渾水摸魚的產品就要撐不住退出市場,甚至一些造車新勢力能不能熬的過2019年都很難說。“今年的新能源車補貼會退坡50%,補貼的退坡會迫使更多廠商開始憑借真正的產品實力來說話。”俞經民對記者表示。譚本宏觀點一致,新能源汽車的潮水退後才知道誰在裸泳,“未來長安新能源必須完成在沒有補貼的情況下可以實現盈利。”差價10%可接受?但漲價後的新能源汽車還能被消費者接受嗎?根據過渡期補貼政策,在3月26日-6月25日之間購買新能源汽車並上牌的,視是否符合2019年技術指標要求,按去年補貼標準的0.1倍或0.6倍發放新能源汽車補貼。這項政策令車企措手不及,已經排產的大量產品還是按照2018年技術指標,所以該類產品隻能享受0.1倍的補貼,直接導致今年4月份與5月份的新能源汽車銷量增速下挫。一旦2019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自6月26日起開始實施,麵對再次上調價格的新能源汽車,消費者是否願意買賬還很難說。這也是俞經民與肖勇對漲價幅度謹慎的原因,肖勇甚至說“要是漲價太多,市場會無情拋棄你”。當前,消費者購買新能源汽車願意承受遠高於燃油車的價格,完全是出於各地限購、限行政策。“隨著補貼退坡,大家才開始關注產品本身,2019年之前很難說有一款電動汽車產品是滿足客戶需要的,大部分都是油改電汽車,我們的AiS以電池、電驅為中心布局,在空間利用上完勝傳統燃油車,”肖勇表示,打個比方來看,買個150平方米的房子,燃油車公攤40平方米、使用麵積最多110平方米,而電動汽車能有140平方米的套內麵積,花一樣的錢享受更大的空間,這就是電動汽車的魅力所在。電動汽車的價格何時才能與燃油車持平呢?肖勇表示,5年-8年內都不會持平,電動車與燃油車10%的差價是消費者能接受的,大概在2021年-2022年可以實現,那時候燃油車就沒有優勢了,“畢竟電動汽車在空間、加速度、靜音是全麵超越燃油車的,使用成本與維修保養成本更是遠遠低於燃油車。”記者采訪的一位在京同時擁有燃油車與電動汽車的李姓車主對記者表示,開過電動汽車之後,全家人都不大願意開或者坐燃油車了,電動汽車與燃油車10%的差距完全能接受,一年的使用成本和維修保養就能省出來。本文來源於汽車之家車家號作者